电竞风云录:《毁灭战士(DOOM)》回忆

前言:id Software是电子竞技早期绕不开的一个名字,《毁灭战士》系列和《雷神之锤》系列足以在电子竞技和游戏产业名垂青史,它们带动了多人联机游戏的兴起,进而衍生出电子竞技的萌芽。这些先驱者们的故事十分精彩,闪烁着时代的光芒……

电子竞技的兴起源于游戏联机的繁荣,许多玩家一起游戏自然地会产生对抗的氛围,一个流行的可对战游戏往往都能走上竞技的道路,《雷神之锤3》就是这样一个游戏,曾经以电竞引领者的身份风靡全球,在说到《雷神之锤3》之前,必须要提到游戏的开发商id Software。

我们先从id Software和《毁灭战士(DOOM)》说起,这是一家传奇的公司,因为《毁灭战士》和《雷神之锤》,更因为约翰•卡马克。

id Software于1991年2月1日成立于美国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,四位联合创始人分别是约翰•卡马克、约翰•罗梅格、汤姆•霍尔以及阿德里安•卡马克(和约翰•卡马克并无亲戚关系),早期是充满活动的游戏开发公司,后来更多的变成一家在引擎技术卓有建树,顺带开发游戏的公司,其在游戏行业的最大的贡献在于推动了游戏图形技术的发展,为许多知名游戏作品提供引擎技术(Valve的《半条命》用的就是基于id的Quake2引擎)。

最初,id Software制作《指挥官基恩》系列游戏并从中赚到第一桶金(实际上刚刚开发这个游戏的时候四位创始人还在之前一家公司打工,尔后辞职才成立id Software),其第一代就在几个月卖出3万套,真正让公司声名大噪的是1993年的《毁灭战士》,一举让他们走向业界之颠。

《毁灭战士》之前的《德军总部3D》已经让那个时代的玩家们觉得超级牛X,但是仅仅在一年之后,更加不可思议的《毁灭战士》重新定义了3D FPS,同时已经可以在互联网上进行对战!


《毁灭战士》发布之后有多火呢?

以下四个例子摘录于《毁灭战士启示录》,作者David Kushner,中文译者孙振南。

《毁灭战士》发布后几小时,卡内基梅隆大学(Carnegie-Mellon’s)的计算机系统管理员发布了一份在线通知:“自从今天《毁灭战士》发布后,学校的网络就出现了异常情况,经过分析,我们认为是这款游戏导致了网络过载……校方请所有《毁灭战士》玩家们不要进行对战,那样会给网络带来很大流量,我们校园网的负载已经接近极限。我们可能会强行断开进行《毁灭战士》对战的机器。再重复一遍:玩《毁灭战士》时切勿使用对战模式。”

英特尔(Intel)公司在发现网络异常后立刻禁止员工在公司运行《毁灭战士》。德克萨斯A&M公司把网络服务器上的《毁灭战士》全部删除。路易斯维尔大学的机房管理员为了解决《毁灭战士》带来的困扰甚至专门写了个软件,他介绍说:“学生们为了玩这个游戏在机房外排起长队,于是我们写了一个小程序,它会遍历每一台机器,并删除之上的《毁灭战士》。”

德克萨斯州,华兹堡(Waxahachie),地下两百英尺的美国能源部超级超导对撞机实验室里,工程师鲍勃•马斯坦恩(Bob Mustaine)忽然被吓得跳了起来,他周围的同事也一样,都坐在椅子上扭动着,叫喊着。噢,这不是什么核事故,这只是他们午休时间的例行操练。这些政府雇员的日常工作是研究粒子物理,这里有价值几十亿美元的尖端实验设备,它们能让质子以极高的速度撞击,并激射出大量的亚原子簇,如此壮观的场景并非随处可见,但对于这些科学家们来说,更让他们觉得震惊和刺激的是计算机屏幕上喷薄而出的火球——《毁灭战士》给他们展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,让他们心驰神迷的世界。

印第安那州,韦恩堡(Fort Wayne),泰勒大学计算机中心。这里的学生和几个州外的科学家们一样,坐在椅子上前俯后仰。机房管理员布赖恩•艾瑟罗(Brian Eiserloh)又一次在晚上打开机房门,放进了急不可耐的玩家们。大学里总有着最充裕、最顶级的计算机,从而,布赖恩和其他计算机爱好者们一拿到《毁灭战士》后就开始以机房为家,没日没夜地鏖战。作为程序员,他们对《毁灭战士》那三维的图像和令人咋舌的运行速度肃然起敬;此外,作为好孩子,他们还从未体验过手握霰弹枪互相追杀的快感。“噢!”布赖恩喊道:“天又亮了!”——《毁灭战士》使他这个学期所有科目都只得到F,而他从前曾是一个颇有数学天份的A等生。

现在我们很难想象一个联网对战游戏能把我们所使用的网络搞瘫痪,尽管这也是因为当年的网络状况很一般所致,但是毫无疑问的是,从那个时候《毁灭战士》就播下了电子竞技的种子——对抗,然后获胜。

《毁灭战士》当时的成功一方面是因为流畅的3D FPS体验(在当时的情况下),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血腥刺激的画面和关卡设计,在那个游戏行业还处于萌芽的年代,《毁灭战士》以暴力直接的风格野蛮的生长。

早期MOD文化的兴起,约翰•卡马克的慷慨

另外一个值得一提的事情是,由于约翰•卡马克的坚持,《毁灭战士》关卡编辑器和其他辅助工具的源代码,以便玩家们定制自己的游戏。这是一个非常激进的做法,即使放到今天同样如此。注意,那个时候的约翰•卡马克只有23岁,同时身家几百万美元。

约翰•卡马克的这一慷慨之举得到其它编程高手们的热烈响应,一名名为布瑞登•韦伯(Brendon Wyber)通过约翰•卡马克公布的源代码并在社区玩家们的帮助下制作出《毁灭战士》编辑工具,使得玩家可以自行创建关卡,随后拉斐尔•奎奈特(Raphael Quinet)协助布瑞登制作的编辑器的增强版。从那之后,只要有兴趣,每一个玩家都可以自由地创作或修改关卡——社区的MOD文化就此而生。

游戏MOD文化的产生影响深远,回顾游戏史上的许多伟大游戏,MOD的繁荣无一不延续了游戏的人气并让其名垂青史。看看后来的历史,如果不是MOD,就不会有《反恐精英》,就不会有DOTA。我们真应该感谢约翰•卡马克在上个世纪就开了个好头。

传奇的成功带来的是传奇的收益,id Software成立没几年就成为业界最瞩目的焦点,《毁灭战士》成功之后公司的每一个人都变成百万富翁,几乎是人手一辆法拉利——那是一群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们创造的传奇,很难再被再次复制。

最重要的,《毁灭战士》一代和二代的巨大成功同时还让id Software有基础开发《雷神之锤》系列游戏,一个时代悄然来临。

《毁灭战士》秩事(来源:维基百科)

《毁灭战士》一直是因为游戏内容参有许多暴力﹐血腥和邪教的象征而触怒了许多不同的团体。Yahoo! Games把《毁灭战士》列为史上前十个中最乱的游戏。《毁灭战士》因为邪神的象征已多次被宗教信昂团体批评。大卫·格罗斯曼称《毁灭战士》为“杀人模拟器”。因为《毁灭战士》,立体技术曾一度被认为会被用来模拟杀人的用途。1994年的时候,华盛顿参议员菲尔·塔尔梅奇曾试着推广立体技术需要强制授权。

《毁灭战士》曾因校园枪击案而再次成为了社会话题。科伦拜校园事件的埃里克·哈里斯和迪伦·克莱伯德曾狂热《毁灭战士》。哈里斯曾说此枪击事件就会跟“玩《毁灭战士》一样”。哈里斯也提说他的霰弹枪“根本就是游戏里来的”。枪击事件后有人传说哈里斯曾经有在《毁灭战士》里做和科伦拜学校一样的关卡﹐其关卡还有许多哈里斯的同学和老师在里面。谣言也传说哈里斯曾多次在此关卡练习他的犯案过程。虽然哈里斯曾经开发过《毁灭战士》的关卡,但并不是和科伦拜学校一样的关卡。

(原文发表于网易爱玩网,地址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