暴雪杂谈:《星际争霸2》3部曲剧情战役对比

说起来《星际争霸2:虚空之遗》发售已经一个月,看着战网好友里许多很长时间没上的朋友都奋战在科普卢星区,作为一个星际死忠粉我有足够的理由感到开心。

现在再回头看三部曲的战役关卡,可以整理出一些有趣的东西,这些东西与剧情并无严格关联,但我们可以看出设计者在制作这样一个精良的RTS游戏时置入了怎样的意图。

之前有小伙伴们抱怨《虚空之遗》的战役分量不足,但整理一下你得承认——这最后一个资料片包含的可以玩的内容数量高于《自由之翼》和《虫群之心》。

继续阅读

MGA《星际2》现场感受:电竞选手的代价很残酷

MGA进行到第三比赛日,《星际争霸2》比赛正式开始,小组赛中非韩选手全军覆没,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,暂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。两位中国选手(TooDming和MacSed)都在欧美选手身上拿下一城,但还是未能战胜韩国强手。

我的感受是,职业选手们确实不容易。拿MGA为例,来自六个国家和地区的选手不远万里来到西雅图,其中不少会第一天的早上就被淘汰——输掉两场(4到6局)的比赛总共或许不要花掉1个小时。真的可谓是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

TooDming和Solar争夺小组最后一个出线名额时的比赛 继续阅读

暴雪杂谈:《星际争霸2》执政官模式的潜力

《星际争霸2:虚空之遗》的战役序章会在7月在暴雪的BETA测试服务器开放,我们开始意识到,《星际争霸2》的剧情即将闭幕,宏大的故事对系列的推动只剩最后一击——《虫群之心》发售时两天销量就突破100万,大部分人是冲着剧情战役去的,相比之下天梯对战并没有如此大的增长。因此,未来的岁月才是《星际争霸2》要面对的真正考验。

《星际争霸:母巢之战》推出之后,暴雪奠定了其在电子竞技的王者地位。那个时候,即时战略还是一个主流的游戏类型,《帝国时代》系列、《红色警戒》系列、《命令与征服》系列、《家园》系列都是一众翘楚,最后,只有暴雪的《星际争霸》系列坚持到现在。《星际争霸2》即将迎来气势恢宏的最终章,但是它的身影显得如此孤独。失去剧情对系列的推动,未来的《星际争霸2》已把所有的筹码放在电子竞技领域,这也是它诞生的目的,它为电子竞技而生。

游戏业界里动辄“即时战略已死”的声音让人听得厌烦,现状其实是即时战略很难做,很难做不代表做出来会不好玩,只能说明没实力的厂商做出来容易死掉。 另外,拿在线人数来说事的人也应该歇歇了,全中国的广场舞大妈们都在听凤凰传奇的音乐哼着歌跳着舞,那么就能说明在整个音乐殿堂中,凤凰传奇的歌曲就是最有质量的吗?同样的,中国大城市里的上班族(包括作者)吃得最多的是地沟油炒的饭菜(满满的泪),那么地沟油食物就是天底下最好的美食吗?

继续阅读